公告版位
全方位人才培訓營ATC: 「學習是自己的事!」。 從小到大,我們其實沒有多少機會去想我們到底要什麼,教育體系幫我們規畫好了,父母也幫我們想好了,一直到了20多歲,我們才有第一次面對「完全的選擇」,就是職場。

可以舉個實際的例子嗎?

巧薇:我們最難、最重要的工作是「帶位」。你可能會覺得只是帶位而已,應該是最簡單、最輕鬆的工作,但那是第一線、門面,要懂得怎麼跟客人交際應對,怎麼安撫客人的情緒。如果一開始就讓客人情緒不好,進去用餐什麼都會放大檢視。帶位是我們基層工作的最後一個工作站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去站,要看個人特質。

你帶位的速度,會影響現場整個營運的節奏。你帶得快,大家就要翻桌翻得快,節奏整個就會很快;你帶得亂的話,整個節奏就會被打亂。所以帶位很重要,而且我們石二鍋的節奏是非常快的。我那時待的是大店,生意好到客人候位到100組了還是願意等。那天我帶得很急很亂,因為我想要趕快把客人帶完就可以結束了,因為帶太快,導致累到裡面的同仁,讓現場營運整個大亂。那時我不懂得怎麼去看營運現場,我想到的只是做好我帶位的工作而已,殊不知我已經嚴重影響內部整個營運流程。例如一次帶太多組客人,會導致出菜口累積很多的單,會來不及出菜,最後面帶的那些客人就要等很久。但如果你是有節奏的帶,讓第一組的客人被服務完,送個一兩樣菜給客人後,我再帶第二組,會讓整個服務比較順。而且火鍋用餐時間大概都是一小時,如果一次帶一大批,一小時後就會一大批的走,就要一次收拾很多。這時同仁要收拾,又要應付剛來的下一批客人,就會忙不過來。但如果是有節奏的帶,客人就會分批走。

楊巧薇3  

後來店長跟我說我當天帶位的狀況不好,我就去跟各個同仁道歉,並請他們給我建議。等整個閉店結束後,我跟店長說:「我剛剛有去問每個同仁我的問題點,並跟他們致歉。」店長就很兇的跟我講:「你問他們,他們怎麼可能知道問題點在哪裡。他們也只是懂得站好自己工作站的人而已。而且我不想我的團隊是互相愧對,互相致歉來致歉去的,我不想營造這樣的氛圍。」當時我想:怎麼會?我只是想把我做不好的地方改進,所以去問人,然後跟他們致歉,那為什麼你要這麼兇的跟我說我做這些行為是不好的。

有時候我會感到難過的點是在於,有時候我覺得這樣做是對的,但為什麼你要批評我這些行為是有問題的。這種認知上的差距,當下往往沒辦法得到一個解答,但我是一個會轉念的人,我會把這些我得不到解答的東西先拋在一邊,不要影響我的情緒,然後去想想為什麼今天我帶位會帶得這麼糟糕,那我下次要怎麼改善。我覺得罵人多少都會帶有一些情緒,或是覺得你錯怪了我,但我覺得錯怪不用去癥結那個問題點,因為那本來就是每個人的認知落差。我就會去想:他今天罵我的原因是帶位不好,那我下次要怎麼做才能讓同仁不要這麼累。

他有時罵完我後,會跟我說:「你或許當下不懂,你以後就會知道了。有些東西是到你到這個位置之後才會懂。」所以我現在才能體會:喔,原來你那時候罵我是為了什麼。如果他當下跟我講解,我可能還是會聽不懂,因為很多職務我還沒去經歷,所以比較沒有全盤性的思維,但他從我還沒學很多事情之前,他都會先灌輸我一些底跟觀念,甚至一些到店長才需要懂的事情,比如說帶人、管理一家店鋪。他告訢我,他希望我離開他保護傘後,可以很快地上手店長這個職務。

楊巧薇4

 

 

等真正帶店後,就把它像之前在帶志工團隊那樣帶,想要營造很像家的感覺。剛過去接手時,內場外場的主管都已經待兩三年了,所以還是要放低自己的姿態,然後拼命地跟著一起做,他們會看到、感受到你付出多少。我剛接手那家店時真的很缺人,我每天醒著的時候幾乎都待在公司,打卡下班我還是拼命地跟著他們一起做,他們就會覺得你是真的用心要跟他們一起打拼的。他們只看到他們所見的,你可能之後店長有很多事務,他們才不管你,他們只看到你在營運現場是不是跟著他們一起打拼。我也很常利用休假時間回店裡處理很多事務,他們就會想說你怎麼會這麼拼,於是他們就會一起拼,大家是用眼睛去看的啦。有時候一整天下來沒有時間去煮飯,我就會說:那今天不要花時間煮。就花一些錢買東西給他們吃,後來有些資深的同仁會跟我說:「你賺的錢沒有比我們多,不要買東西請我們吃,這樣子根本存不到錢。」

我們休息室很大,休息時都會睡地板,他們會拿進貨的紙箱墊著睡。我就說:不要舖那個,我去買巧拼。反正就是從關心,跟他們一起投入做起,那些店長事務就先拋一邊,反正我自己再花時間去做。最怕的是一接手店,看這個不順眼,看那個不順眼,就進行大改革。人都是習慣的動物,這樣反彈反而會更大。我的做法就是先把人關心到,我們一起做,然後我有我的管理方式嘛,當我要做些改變時,他們就會說:「好,我願意聽你的。」那你要改變什麼,一切都變得很容易。所以要先帶人,再處理事

 

現在年輕人會很在乎「我要有我的休閒時間」、「工時長短」,是什麼趨動著你再額外花時間去做店長要做的事?

巧薇:我之前有跟我媽聊,她也覺得我的工作時間那麼長,領的錢又那麼少。但我跟她說:可是你沒有想到的是,不會有一家公司花那麼多教育訓練成本,幫你從零到變成一個店長,這當中花的成本真的很大。而且我覺得不要管薪水多少,你在這邊學到的東西就已經是無價的,因為像跟我同年的同學,他們可能花了一年兩年還在基層,可是我卻有辦法在一年內就爬到這個位置。我覺得在我這個年紀,就可以在這個職務上學到的東西,真的是遠大於這個價值了。

還有啊,在台北租房子通常不是要一萬塊,可是公司提供的員工宿舍只要一千塊耶,而且還自己一間房間耶,就已經省超多的了。所以要看你自己怎麼去看這件事,所以我覺得這樣已經很夠了,現階段沒什麼好去批評薪水少或是要付出那麼多,因為我在意的是店鋪的氛圍,人跟人之間的相處,工作起來就開心。而且重點是後來會發現更現實的一面是,我這間店很多員工是單親家庭,我發給他們的薪水對他的家庭而言是很重要的一筆收入。雖然錢不是真的我發給他們,可是你可以決定要給他們多少錢,因為班是我在排的,那真的是他們生計的錢,他們要自己付學費生活費。他們有些爸爸或媽媽看他們的孩子在這個工作環境是不是ok的,我就跟他們爸爸媽媽聊,他們買單的時候還會塞錢給我叫我給他的小孩,就會覺得看到社會中很真實的一塊,這社會的小縮影就在你面前上演,在我這個年紀就要去給他們薪水,給他們生活耶,責任很大啊。所以工作上面的辛苦,那都變成只是小事。

楊巧薇5  

你會給現在大學的學弟妹什麼建議?

巧薇絕對不要覺得自己的專業不重要。因為像我自己唸企管,要學五管(產品、行銷、人資、研發、財務),後來可以選修,我就選人資跟行銷,我最討厭財務,大一必修後我就說我絕對不要管財務,可是財務是每個行業都需要的,尤其我現在又當店長,就更需要。可是這時候的學習動機就更不一樣了,以前是被迫式的學習,我不喜歡就丟掉,可是現在是我需要了,我覺得可以跟實務上做結合應用。這也是為什麼我不讀研究所的原因,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,我唸的還是填鴨式的理論,而現在是我需要了,我就會去找書、找雜誌,或找人問,回過頭來,我還是要去補足自己不足的那一塊。所以,再怎麼樣你都要去吸收那些基本的知識,你不能因為你不喜歡就完全不碰,因為你不知道你未來哪天會用得上。

還有多參加活動,不管是學校辦,或是校外辦的講座或活動。當你愈有年紀,接觸愈廣,你要有辦法跟人家聊上一兩句(包含藝文活動、政治),所以要廣泛參加各種活動,因為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可以把那些東西拿出來跟人家分享,別人就會覺得:原來你也知道這東西。聊上幾句很重要,不然人家在講什麼,你都只能愣在旁邊。

我是個很樂觀的人,凡事都會正向思考,因為正向跟負向不會同時出現,當你往正向的方向走,負向的東西就會慢慢消退。當遇到問題時,我都會告訴自己:這件事情我一定有辦法解決,一定會好轉。聚焦在解決方法上,而不是讓自己困在原地,我覺得這樣會讓自己過得比較開心。

 

如果沒有像你這樣家庭教你學會正向思考,要怎麼辦?

巧薇:交會正向思考的朋友啊!

 

去哪裡交?

巧薇:來ATC全方位人才培訓營聽演講啊!真的,我覺得會有一股力量,讓大家拉著彼此一起向上。當你交的朋友都比較正向,你自然而然就會變得比較正向。像我在這邊交到很多的朋友都是很正向的人,像是妹妹(佳諺)、芳庭、育仁、哲偉…很多很多,大家都很拼、很熱情、很正向,大家就會跟著一起。所以當我遇到店裡那些想法比較負面的孩子,我就會看他們跟誰比較好,哪那個人比較正向,就會跟他說:「你要多跟某某一起xxxx。」把他們兩個湊在一起,就會改變他。

楊巧薇6  

(在ATC結識不同地區志工團隊夥伴)

<上一篇>畢業一年當上石二鍋店長(上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全方位人才培訓營評價好文

italent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ill
  • 跟正向思維的人常往來、遠離負向思維的人。真的很重要啊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